陝西、渭南、大荔、羌白鎮在疫情期間大搞社火聚會嚴重藐視疫情管控政策

陝西、渭南、大荔、羌白鎮在疫情期間大搞社火聚會嚴重藐視疫情管控政策


大荔縣羌白鎮2021年2月1日疫情期間人山人海聚會活動誰在默認疫情蔓延

香港環球新聞在線西北訊:接大荔一愛心老同志向媒體投訴,近兩天陝西、渭南、大荔、羌白鎮阿壽村在初五、初六這幾天大搞社火聚會參加人員以及觀看群眾何止千人,他擔心疫情傳播就把這件事投訴給媒體希望能予以監督報道,減少聚集性聚會。

我們的記者打開百度一搜索就發現在全國疫情管控最嚴期間,大荔縣羌白鎮竟然無視中央疫情管控政策放縱人員大面積聚會搞什麼年會,民間社火活動,這就大荔縣羌白鎮阿壽村社火活動流露出來的今年2021年2月1日社火視頻自拍,大家看看這就是大荔縣民眾發出的活動細節。

每年到了春節時候, 陜西非物質文化遺產:大荔縣阿壽村的“花苫鼓”在鑼鼓聲中,五光十色舞起來。據說花苫鼓是從清光緒年間流就流傳至今,久負盛名,成為當地民間文化傳統藝術的瑰寶,名揚省內外。

每到節日,妳瞧那,壹隊隊彩傘、彩蝶、披肩在陽光照射下格外顯眼、五光十色,這些土生土長的農村婦女伴隨著節奏沈穩的鑼鼓,向群眾表演有著濃厚的地方傳統文化的陜西非物質文化遺產“花苫鼓”,讓人們看的眼花繚亂,為群眾送上最美的文化大餐。 

“花苫鼓”在表演時,鼓手腹前掛壹個扁圓小鼓,並用壹塊長約70厘米、寬約50厘米的彩花綢緞做鼓圍子,圍遮鼓幫,垂於鼓下,當地俗稱“鼓苫子”,“苫”,當地方言,指用物遮蓋的意思。花苫鼓由於鼓手扮相俊秀、服飾華麗,群眾又稱其為“花鼓”、“花社火”。花苫鼓的“花”指的是婦女們針繡作品,這些都出於阿壽村的能工巧匠手工刺繡的傳統服飾小件,如青年婦女穿的十帶裙、小孩子們的圍涎、裹肚等;而苫字指的是覆蓋、遮被的意思,鼓就是用來擊響發聲的鼓,故稱為“花苫鼓”。

“花苫鼓”表演分行進和場地兩種形式。行進表演時,隊首有壹位老者手舞花桿指揮,女鼓手兩人壹組,面相對站在隊伍中間,單數者邊擊鼓邊退,雙數者邊擊鼓邊前進,然後單數進,雙數退。馬鑼、大鐃相間成壹排面向鼓手站於右側,社鑼、彩傘相間成壹排面向鼓手站於左側。表演時人數不限,壹般為十至十二面鼓,社鑼、彩傘、馬鑼、大鐃均與鼓數相等。場地演出,又稱落場。表演時,舞花桿者站在圓圈中心指揮,鼓手與敲大鐃者面向舞花桿者圍成兩層內圈,馬鑼、社鑼、彩傘依次面向裏圍成三層外圈,共成為五層圓圈,面對舞花桿者邊擊邊舞。

陜西大荔縣阿壽村街道上人山人海,來自各地的遊客壹睹已有上千年歷史文化、中國壹絕陜西省非物質文化遺產的“跑騾車”。

妳看那,壹陣鞭炮咚咚震響,騎在騾子背上的小夥壹陣陣響亮的唿哨吹起,駕著騾車的騾子和扛車的幾個小夥子在緊張的鑼鼓聲中,放開腳步在路上恣意狂奔,這時,妳只聽到鑼鼓聲、車上的銅鈴聲、騾子的嘶叫聲,成千上萬群眾的喝彩聲響成壹片,如同暴風狂雨般,把人看的心驚膽戰。

據介紹,“跑騾車”的隊伍壹般由二輛至多輛騾車組成。騾車大都是皮輪馬車和三匹或六匹騾子組成。每輛車都有2個吆車的和4個騎騾子的,壹個騾子上都騎有壹個小夥子,騾子後面由5個以上精壯小夥在後面“扛車”,車上坐著十幾個鑼鼓手,壹般每輛騾車前後都有40多人參與。高大的騾子前三後壹二排列,頭上包有紅彩綢、插有彩旗,五花岔子掛著銅鈴,走起路來叮當作響,頗有些古代戰車出陣的威風。

農歷的二月初壹早晨十點半,渭南市大荔縣羌白鎮阿壽村將舉辦春節最後壹場狂歡盛宴——藥王廟會!到時候將會有驚艷了世界的花饃巡遊、被列為陜西省非物質文化遺產的花苫鼓巡遊、被譽為“中國壹絕”的跑騾車巡遊……圖片

渭南市大荔縣羌白鎮阿壽村迎來壹年壹度最熱鬧的二月二藥王廟廟會,村裏婦女們組成好幾個花苫鼓隊,輪番在藥王廟前的廣場上表演有著濃厚地方傳統文化特色的花苫鼓。

據說從清光緒年間這裏的婦女就開始打花苫鼓,花苫鼓已被列入陜西省非物質文化遺產。花苫鼓在表演時,鼓手腹前掛壹個扁圓小鼓,並用壹塊繡花綢緞做鼓圍子,圍遮鼓幫,垂於鼓下,當地俗稱“鼓苫子”,“苫”是當地方言,指用物遮蓋的意思。

花苫鼓鼓手扮相俊秀、服飾華麗,尤其是肩頭的披領件件都不壹樣,件件都是精美的工藝品,這些披領都是阿壽村的婦女壹針壹針繡出來的。

二月初壹早上10點阿壽村有5個騾車給藥王孫思邈送花饃。 

大荔縣羌白鎮阿壽村依舊是往年的阿壽村,阿壽村民再壹次讓十裏八鄉的父老鄉親看到了千年流傳下來的非物質文化遺產,跑騾車,花沾鼓,面花。依照東起西落的民俗規則,阿壽村東社、南社、西社、北社依次通過這個路口,進行面花、花苫鼓、跑騾車的盛大展演,終極目標:位於南社的藥王廟。

圖片大荔剛剛榮獲的“中國民間文化之鄉”,盛名之下,來自省內外的多家媒體、記者、攝影愛好者蜂擁而至,讓阿壽比往年熱鬧了許多。花開幾朵,各自表來。3月7日的壯觀場面來了

誰說女人不如男的,阿壽村的女人刷新了人們這個觀念。

可以毫不猶豫的說,“二月二”來阿壽,最想看到的就是跑騾車了。為什麽?就因為阿壽男人的彪悍狂野,灑脫不羈。

妳可以說他們是“二桿子”,沒關系,我們大荔人不但不表示反對,心裏還有幾分得意。

跑騾車展現出來的生猛,不正是三秦大地上“陜西楞娃”“生、蹭、冷、倔”的具體體現?

左邊這位突然尥蹶子,就像在非遺的道路上,總會有些艱難和困惑,然而沙苑人以及所有大荔人都堅信:道路是曲折的,前途壹定是光明的。

這就是2021年2月17日18日夜

騾馬嘶鳴,鑼鼓震天,沙苑人的精氣神得到酣暢淋漓地釋放。“龍擡頭”之後,春雷乍動、雨水增多,沙苑男人將和婆娘們壹起走向田間,進行春耕生產,共建美好家園。

這就是大荔縣羌白鎮阿壽村自己在疫情期間發出來的大型聚集性活動,渭南市各縣區禁止婚喪嫁娶聚集性活動,喪事從簡,婚事順延,是誰默認大荔縣羌白鎮阿壽村這樣的大型千人活動舉行的,國家加大疫情管控,投資了多少人力財力,看看大荔縣在疫情嚴控期間的做法,國家在加大人力財力將疫情降低到最低程度,可就是有些地方領導我行我素,置中央的疫情管控政策置之不理。

編輯:焱濃